20150708_152436


 關於微笑

 作者:夜

 文章來源:正因為有所缺陷,才顯得唯美。(Blog)

 

在網路上發現的死神遊記同人文,萌萌甜甜的很喜歡,就問作者夜可不可抱走,先放部落格,之後再放死神遊記網站~

 

  關於微笑

  死神遊記同人文

  CP:江凜夜X花織語

 

  ─

 

  自從跟繭共同生活後,花織語本就不平靜的生活現在更增添了一堆不請自來的插曲。

  除了平白增加的魔魂搜索外,亦必須親赴戰場玩命〈雖然有人保護卻還是很危險〉,但過著過著卻漸漸習慣了,只能怪可悲的強大適應力。

 

  而且,不知為何,花織語就是沒辦法把那一頭紅髮的彆扭男孩拋下......

 

  於是現在險中求穩,非日常中尋求小片段日常就是花織語每日的小確幸,而在學校上課的時間就更顯得彌足珍貴。

 

  雖然放學就得搜索魔魂,但今日也是個對少女而言安全無憂的快樂上學日,本來應該是這樣的......但早上的體育課卻被球砸中了,不偏不倚的正中臉。

 

  對方非常有誠意的道歉了。還提議送自己去保健室,但自己的個性本來就怕麻煩別人,於是少女又一如往常的獨自走去保健室。

  打開保健室的門後,小聲的說了句「打擾了」。少女一眼望去卻沒看見保健室老師。

 

  老師不在。這該怎麼辦。臉真的好痛,我應該要自己處理嗎?但是擅動保健室的東西......還是該等一下?

  腦內正左右為難時,眼角卻瞄到了一個人。

 

  意外映入眼簾的是學生會長江凜夜那毫無防備的睡臉。

  並沒有蓋被子,睡姿端整的身子平穩地上下起伏著。

 

  平日裡明則保身為第一守則的她是不會那麼好奇的。現在卻俯下身子,以一種自己也沒有察覺的極近距離觀察著床上的少年。

  不意外,睡姿非常工整。長長的睫毛此時安靜的伏在下眼臉。精緻的臉龐上,是孩童般毫不掩飾的睡顏。

 

  「原來,他也會有這種表情嗎......」

 

  平常見到的他,總在微笑。像一堵無形的牆,無意中阻隔了他與週遭的人。

 

  手不自覺,想觸碰。還未細想,身體便靠近了。

  不能抗拒地,或許也不想抗拒......少女輕柔地撥開了少年睡亂的墨黑髮絲。

 

  窗外的陽光並不強烈,微闇的光影映在少年臉上,身上,眼上。使人有種錯覺,有種彷彿眼前的少年,剎那間便會隨著光溶解、消失的錯覺。

 

  突然,想在這一刻,就這樣只看著他。僅僅、只看著他。

 

  「......織語?」毫無預警,江凜夜甦醒,睜眼。聲音不同於平常,十分低啞。

  「哇!對不起!」花織語兩頰潮紅,迅速退開兩人過近的距離。

 

  「會......凜夜,你也不舒服嗎?」自己又慣性的差點脫口而出「會長」了......花織語有些窘迫的望著江凜夜。

 

  「不,我......妳臉頰腫起來了?」話語出口的同時手已輕撫上了少女的臉頰,花織語吃痛的叫了一下,「對不起,弄痛妳了......先別說話,我幫妳作處理。」

 

  江凜夜走到放滿醫護用品的活動式檯架,俐落的拉開白色隔塵布,拿起生理食鹽水。

 

  「可是保健老師......」花織語有些躊躇。

  「沒關係,我再跟老師說就好。」微笑。

  「嗯......」

 

  事已至此,花織語亦安分順從的任由眼前的少年為自己處理傷處。只是......距離好近。雖然對方也只是專注的看著自己的傷處,但這樣專注的眼神卻讓她格外緊張......尤其自己剛才在未經本人同意下,跟會長的臉和髮做了、親密接觸......

 

  「那個......」該說些什麼化解這氣氛才行。

  「嗯?」

  「凜夜,睫毛好長......」完蛋了。

 

  ......

 

  「好特別,妳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。」微笑。

  「這樣啊?我想也是,哈、哈哈。」即使在旁人看來,花織語的臉也快,更正,是已經熟透了。

 

  撇開她熟透的番茄臉不說,江凜夜手的動作十分輕柔,就像在對待易碎物品般,幾乎感覺不到痛。

  不說話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緩慢。

  這一刻彷彿抽離了這世界。只屬於此時此刻的,異世界。

 

  「嗯,這樣就處理好了。」貼上第二片紗布,大功告成。

  「真的很謝謝你!」即使是花織語也能明白是非常完美的處理,不愧是學生會長。不過話說回來,會長有必要萬能到這種地步嗎......

 

  「那,我繼續睡了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......

 

  「噗......哈哈哈!只是開玩笑,我已經睡不著了。」江凜夜不禁失笑。

  「凜夜不是因為不舒服才在這休息嗎?」花織語驚慌。

 

  「不是唷。之前不是說過嗎,我不在教室午睡,睏的時候會在這裡睡覺。」

  「原來如此,所以凜夜才學會了處理傷口這種技能嗎?」而且感覺已經點滿了?

  「算是順便幫保健老師顧保健室。簡單處理我還是會的。」微笑。

 

  ──又是微笑。

 

  「總覺得,凜夜很常笑呢。靜靜的、淡淡的,看不出什麼情緒。」不禁脫口而出。

  江凜夜微征,隨即露出苦笑。

  「會這麼問,其實織語覺得我很虛偽嗎?」

 

  「也不是......並不是......」慌亂的語氣使人疑竇。

 

  「嗯,我相信織語。」與此同時,少年靠近,單手撐牆。像是想把花織語困在這一方世界中。

  縮短的距離使少女感到不安。

  江凜夜又是自顧自的笑。

 

  只是有些微不同。某些事物。再次碎裂。

  碎片敲響地面的聲音,雖非她所願,但少女未可聞。

 

  靠近、再靠近。像是想把距離縮短為零。察覺卻無法動彈的少女,只能任由對方侵犯自己的領域。

 

  「那麼,織語覺得『我』是怎麼樣的人呢?」暗啞的聲音。一如少年半醒時。

  「.....我、我不知道。」害怕。這一瞬只覺得眼前的人,令人害怕。花織語低頭,迴避著對方的問句。

 

  沉默流竄在空間裡。光線在兩人身上印下斑駁的影子。

 

  ......雖然令人害怕......但,不想逃走......不想、逃走。

  這麼想著,於是又抬起頭。對上的卻是對方有些驚訝的闇藍眼眸。

  ......驚訝?

 

  然後,少年別過頭。

  「對不起,我好像有些失常了。」

  不是苦笑,也絕非微笑,而是難以名狀的悲傷。悲傷,卻開心。

 

  靜默。時間似乎被壓縮。

 

  「雖然我不知道。也沒辦法肯定的給你一個答案。但凜夜......」

  「......嗯?」並沒預料到少女會呼喚自己,對上的是難得直視的,炯炯有神的雙眼。

 

  「現在的凜夜,一點也不虛偽。」

 

  像是在宣布什麼重要的事一樣,很用力很果斷的語氣。

  散落碎片被拾起。緩慢的。笨拙的。卻絕不虛假。

 

  「嗯。」很細微、很低沉,卻很溫柔的聲音。

 

  開心得,想抱緊妳。

  這是魔法嗎?他想。

 

  「對了,妳不覺得,我們靠得很近嗎?」一旦鬆了口氣,就玩興大發地想惡作劇。

  「哇!對、對不起!」花織語胡亂的道著歉,並沒意識到是眼前少年縮短的距離。

 

  江凜夜退開距離,笑了。

  只有一點不同,這次是──大大的笑容。

 

   -

 

  ──是妳的話,我可以期待嗎?

  不─應該說,我很期待。

 

 

  END

, ,

伊忻(香草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